所以在这个大方向下

2021-03-23 04:51

王东:面试规则按道理应该由民校自己制定,政府不应管那么多,不规定必须采取什么办法。但我想学生在小学时的综合表现应是重要因素,社会活动、体育活动、道德品质等,还有优秀奖励,这些报名的时候体现出来,我相信民校会考虑和客观选择的。

王东:从法律和理论上讲,民办学校有自主招生的权利,假如小升初报名人多的话,民校有权面谈,假如它有一百个学位,有三百个人报,必然存在一个选择问题。法律允许民办学校通过面谈和对这个孩子的综合考察评价来选择学生,这也是正常的,其他国家也如此。

小升初民校今年不许考试,但不能不让民校选择,我们觉得不要太乱,不要增加学生负担,这是大的方向。(羊城晚报记者 张林 陈晓璇)

我们反对民办学校片面地通过一些竞赛证书,简单地通过分数来选择学生。民校确实有权通过面谈来问学生几个问题,但不是把面谈变相为考试,一问就问几个小时,那肯定不是不行的。总之不能偏离了减轻学生负担这一出发点。

经过多年的发展,广州公办中学的综合水平和质量整体是很好的,当然我们还有很大努力空间,要更大力度提供更多优质的公办学位以及推进教育资源均衡化,今年将会有一批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化的政策措施出台。优质的资源还不能完全满足群众的需要,这个咱也承认,政府工作并非都做得十全十美。

羊城晚报:从15日晚市教育局透露的消息,发现对民校招生自主权更尊重和保障了,这是否意味着对民校政策有松动?

王东:不是,民办学校在国家管理体系之内,不能乱来,但是法律规定,招生可以根据学校情况和特色有一定自主权。

现国家和省明确规定了小升初不能以考试的选拔方式来招生,我很赞同。为什么不许考试呢?因为义务教育要反对应试教育,减轻学生负担,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使其全面发展,所以在这个大方向下,国家规定不管公办民办学校,小升初不许考试。

另外,每个民校也都有办学特色的自主权,假如这个学校重视艺术,那么对艺术的考量分量就会重一点,另一个学校学校重视数学,孩子数学成绩高、总成绩差一点也可能录取,所以民校的公平问题由政府去规定是很难的,但是政府会规定民办学校哪些不能做,比如不许考试,杯赛、奖状、证书等增加孩子负担的原则上不要作为入学的主要或必要条件,同时要求其公正公平,不要“暗箱操作”。

王东:不叫新政,应该说基本上不会有大的变化,是落实国家和省里的相关规定。就公办学校来说,就近免试入学这个原则没有改变,这是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广州要严格执行,细节上更加规范、完善、公平,这个信号一定要明确,大家不要担心纠结,又去忙着找这个人找那个关系,没必要。如果有发现公办学校提前考试、变相考试选择生源,请你马上举报。今后公办学校教育资源将进一步均衡,学校差异进一步缩小,优质资源的进一步扩大,是我们今后几年努力和投入的重点。

王东:这种说法不全面也不准确,初中是义务教育阶段,广州公办初中学位是充足的,不存在上初中难过找工作。公办初中原则上不能选择生源,多差的学生,你都必须收,而且要努力培养成才,我也相信可以培养成才,这是公办学校的责任。我们鼓励绝大多数孩子都上公办初中,不要盲目挤民办学校。假如太多人去挤民办学校,但民办学校学位有限,自然存在竞争和选择的关系。

我想呼吁家长不要盲目地片面地去追求所谓升学率高的、所谓的好学校,非要去上这些民办学校,自然会造成这些学校的竞争性加大。这是一个成才观念问题,孩子将来能不能成才很关键的是有没有从小把他的创新性扼杀掉。还有一点大家不要忘了,从2016年起将有相当部分优质高中的入学指标会直接下到各类初中,所以就算从升学角度盲目择校对升优质高中也不一定有利。

王东:我们坚决反对为了升学去造假,造假是害了自己的孩子,对孩子的信誉是一个污点,孩子的信誉比任何成绩都重要。家长造假把这个污点强加到自己孩子身上,孩子将来一辈子都受影响,这样做的家长是非常糊涂的。